偷拍偷窥美女尿尿|厕所偷拍美女尿尿|偷窥偷拍自拍先锋
业务邮箱
0uGEmCNs@aol.com
蝶

文章内容

intro
“谁人怜我?我怜谁人?”初遇小怜的时候,她正在唱歌。那一刻,我刚刚擦拭完井中月上的血迹,将一只天狼蜘蛛的尸体踢开。然后,便听见她的声音在阴森森的丛林里回荡。听到这首歌,我心中一惊。因为,初遇我的女人时,她也在唱着这首歌。进入这片阴暗潮湿丛林的人大多是来寻找奇珍异宝的。我,则是为了传说中的蝴蝶只身进入此地的。这个大陆有毒蛇,有蜈蚣,有钳虫,有黄蜂,有蜘蛛,有飞蛾,有许多奇形怪状的生物。惟独没有蝴蝶。蝴蝶只出现在图腾里。相传真正见过蝴蝶的只有一个人:天尊。我去见天尊的时候,天尊一直都仰着头,似乎在看满天的蝴蝶飞舞。听明了我的来意,天尊只说了一句话:化蛹七天便成蝶,化蝶七天便成灰。这已经够了。传说,只要能够找到蝴蝶,它就有可能给你一个祝福。有了这个祝福,你可以得到想要的任何东西,包括财富,爱情,甚至永生。尽管很多人认为天尊之所以能够一直活着,是因为他的道术已经修炼到了极限,但我却相信,他一定是得到了蝴蝶的祝福。尤其是他看着天空的表情和他听我问起蝴蝶时深邃的眼光,更让我相信,真地有蝴蝶。而且,蝴蝶真的能给人一个祝福——只要,我能找到。我一定要找到。我不为财富而来,也不为爱情而来,更不为永生而来。我深爱的女人,叶子,正躺在床上。一种突如其来莫名的毒正在一点一点地夺走她的生命。所有的术士,甚至是天尊,都说叶子已经是回天乏术了。如果她走了,财富和永生又有何用?我不能让她死。白日门的大海她还没有看过,银杏山谷的银杏还没有成熟,祖玛寺庙的神她还没有参拜。她还有太多太多想做的事没有做过。到今天,叶子已经昏迷六天了。我一定要找到传说中的蝴蝶,求它给我一个祝福,让叶子好起来。循着歌声,绕过满地的枯枝、藤蔓和尸骨,我看到了唱歌的女子。一身白衣,在歌中翩翩起舞。夕阳的余光透过茂密的树叶钻进来,投射在她的脸上,与她脸上的光泽和在一起,竟然泛起金色的光晖。白衣,轻歌,曼舞,金晖,在光线斑驳的丛林里形成一道亮丽、奇异却又诡秘的风景。我惊讶地看了一会儿,犹疑着是不是该离开。美丽的女子是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但,现在,不是看风景的时候,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充满危险的地方。何况,叶子正在一点一点地耗去自己的生命。现在,最要紧地是尽快找到传说中的蝴蝶。转身,我决定走开。“喂!你等等!”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很好听的声音,如粒粒珠玉落地。我回过头,跳舞的女子停了下来,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你叫我?”我有些惊讶,又觉得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是啊。”这次她笑了笑。阳光投射在她的笑容上,格外灿烂。“有事吗?”看着她向我走过来,我一边问,一边握住了刀柄。“你怕我?”她看到我握着刀柄,笑嘻嘻地问。我有些尴尬。整日在刀尖上过日子,杀人猎怪从来都没有眨过一下眼睛的我,不知道怎么就在一个纤纤弱女子的面前紧张起来了。“我叫小怜。”她看到我有些局促,笑了笑,停住了脚步。“小怜?”我想起她唱的歌,哑然失笑:“叫我有事吗?”“你真怪。偷看我唱歌跳舞却又一言不发就想离开。”小怜想做出生气的样子,可她的眼神怎么看都不象在生气。“我……”我支吾了一声,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不怪你了,”小怜看到我又尴尬了,转回笑嘻嘻的模样:“我想请你帮个忙。”我的脑子飞快地转了一下。背囊里还有些银两,一路清除挡路的蜘蛛也捡了一些不错的首饰,如果小怜要的话,这些都可以给她。但如果她要我带她的话,那只好和她说再见了。“你说吧。”我将手从刀柄上移开。“你能带我去比奇吗?”小怜用恳求的目光看着我。我呆了呆。我倒没有想过她要我帮的忙是这样子的。而且,任何一个生活在这个大陆的人,都会在比奇呆过很长的一段时间。看小怜的年龄,应该不是一个孩子了。难道,她竟然不知道去比奇的路?听她唱的歌,难道,她是故意在这里等我?或者,她有什么别的图谋?“你能带我去吗?”小怜的眼光更加恳切了。“你不认识路?”我一边问,一边希望能够从她的脸上或者眼睛里看出一些端倪。在这样一个杀戮横行的世界,防人之心是断然不可少的。“我不认识。我什么地方都没去过。”小怜答到。“什么地方都没去过?”我更惊讶了,但小怜的神色看起来不象是在撒谎。“我睁开眼就在这里了。”小怜的眼神有一些迷茫。“那你怎么知道比奇?你怎么会唱那样的歌?”我追问道。“我不知道。那首歌我好象很熟悉,比奇这个名字我好象也很熟悉。”小怜歪了歪头,好象在思索着什么。“你去比奇做什么?”我接着问。“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名字。你能带我去吗?”小怜看着我,眼里满是期待。“好吧。我带你去。”天色似乎已经不早了,丛林里一点阳光都没有了。今天,看来是找不到蝴蝶了。我已经离家两天了。该回到比奇去看看叶子了。比奇永远都是一个不夜城。尽管天色已晚,城里依旧是人来人往。叫卖声,吵闹声,铁匠铺里的叮当声,不绝于耳。“到了。”我对小怜说。“我好象对这个地方很熟悉。”小怜的眼睛在灯火下一闪一闪,有些朦胧。“你要去什么地方?我要回家了。”我准备和小怜告别,好赶紧回家。“我不知道。”小怜的脸上又浮出迷茫。“不知道?”我愣了一愣。“我只是感觉很熟悉这里。但除了丛林,我哪里都没去过。”小怜左右看了看,似乎真的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你在丛林呆了多久了?”我心中突然一动。“太阳升起和落下已经有六次了。”小怜回答到。六次?那就是六天。叶子也昏迷了六天。难道小怜和叶子有什么联系?我又想起那首歌:“谁人怜我?我怜谁人?”难道这些不只是一个巧合?“你能带我去你住的地方吗?”小怜打断了我的思路。我迟疑了一会:“好吧。”我决定带小怜回家。或许,她真的和叶子有什么联系。家里和我离开的时候没有什么两样。干净,冷清,空气里弥漫着一种淡淡的悲伤。叶子还躺在床上,隔壁的老板娘坐在靠床的椅子上打盹。我向小怜打了个手势,示意她不要出声,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叶子的脸色和我离家的时候相比,有些不同。两天前我走的时候,她的脸是苍白的。现在,她的脸上却好似浮着一层东西,象是术士用来炼制毒药的磷粉,在灯光下闪着奇特的磷光。“啊?”小怜突然轻呼了一声。椅子上的老板娘扭了一下身,睁开了眼睛。“你回来啦!”老板娘看见我,从椅子上站起来,又好奇地打量了一下小怜。“辛苦你了,大嫂。”我感激地对老板娘说。如果不是老板娘答应替我照顾叶子,我根本就不可能离开。“别这么说。乡里乡亲的。”老板娘了笑了笑:“你回来就好了。我也该回店里去看看。明天你还出去吗?”“还出去。”我还没有找到蝴蝶,一定要再去丛林的。“那你走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我来照顾大妹子。”老板娘说完,又看了一眼小怜,走了出去。小怜目不转睛地盯着床上的叶子,眼里,脸上,全是惊异。“你怎么了?”我突然觉得小怜的神色很诡异,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噤。“我见过她。”小怜肯定地说,向床走近了一步。“你见过叶子?你不是说从来没有离开过丛林吗?”我又打了一个寒战。“我真地见过。每当我合上眼睛,我就会做一个奇怪的梦,梦见我在水边看自己的倒影。水里的容貌,和她一模一样。”小怜指着叶子,声音仿佛很遥远。我吃惊地看着小怜。她的样子一点都不象在说谎。一种不祥的感觉浮上心头。难道,小怜是叶子的鬼魂?难道,叶子的魂魄已经不在了?小怜慢慢地走向叶子。我看着她轻轻地握住叶子的手,想要去制止,但竟然挪不开脚步。小怜轻轻抬起叶子的手,贴到自己的脸上。叶子脸上的磷光更盛。小怜的脸上,手上,身上,也开始浮出磷光。我惊呆了。眼前的一切太诡异了!突然,叶子叹了一口气。虽然只是轻轻的一声,却似晴天霹雳。这还是叶子自昏迷后第一次发出声音。“叶子!”我扑到床边,从小怜的手中夺过叶子的手,紧紧地握住。“回来啦!”叶子睁开了眼睛,看着我,温柔地笑着。“你终于醒了!”我努力克制自己,可眼泪还是夺眶而出。叶子轻轻地抽回手,又伸到我的脸上,轻轻地为我抹去泪水。目光又缓缓地转向小怜,看着小怜恬然一笑:“你也来了!”我心中惊讶更浓。难道叶子认识小怜?“我来了。”小怜也浅浅地笑了一下。“化蛹七日便成蝶,化蝶七日便成灰。”叶子突然曼声吟诵,微笑着问小怜:“你来了几天了?”我的脑袋轰地一响,小怜的回答似乎远在天边:“我刚来。但我已活了六天。”“我要走了。”叶子的目光又转向我。“不会的!你不会死的!”我紧紧地抓着叶子的手嘶喊:“我们不是说好了一起去白日门看海,一起去银杏山谷品尝银杏,一起去祖玛寺庙上香的吗?”“对不起,我去不了了。”叶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她来了,我就要走了。”“她?”我愤怒地瞪着小怜。难怪我觉得这个女人很奇怪。原来她是来害叶子的!立起身,呛啷一声,我抽出腰间的井中月,刀锋直指小怜,喝问道:“说!你是谁?为什么来害叶子?”小怜微笑着看了我一眼,又看着叶子。叶子也在微笑着看着小怜。“把刀放下。”叶子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我赶紧弯下身,又握住叶子的手,怒视着小怜。“她就是我,我就是她。你还不明白吗?”叶子神色黯然地说。叶子就是小怜?小怜就是叶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急声问道。“我是蝶女。”小怜说话了。“蝶女?”我只听说过蝴蝶,但从来没有听说过蝶女。“是的,我也是蝶女。”叶子接过话:“六天前我不是中了毒。我在化蝶。化蛹七天便成蝶。小怜就是我的蛹。如果你不带她回来,明天她就会化做蝴蝶飞去,我便会恢复原来的样子。现在,小怜来了,我们两个都会灰飞烟灭。”“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不明白叶子在说些什么,但我清楚地听到,她要灰飞烟灭。“我是人身。人身和蛹是不可以相遇的。相遇了,都会消失。”叶子又叹了一口气。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我历经艰辛得来的回报就是这样?难道,害死叶子的会是我?子夜的更声响起。叶子和小怜脸上的磷光更炽。叶子的脸在灯光下竟然时不时地透明。“我要走了。”叶子怜惜地看着我,微笑。“不!”我一把将小怜从床边扯起:“我送她回丛林!”“没用的。我们已经见面了,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叶子的脸型在灯光下不停地变换,小怜的也一样。“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你不早告诉我?”看着叶子的脸时隐时现,我肝胆欲裂。“这是蝶女的命运。自从第一个蝶女爱上天尊,蝶女便都要遭一次情劫。从那以后,没有一个蝶女能够留下来。时间到了,蝶女便会化蝶。。蝴蝶的使命就是给人祝福。完成了祝福,蝴蝶就会消失了。”叶子的声音也开始扭曲,伴着小怜时不时的吟唱:“谁人怜我?我怜谁人?”“可你的使命还没有完成啊!”我好象又看到了一线希望。“傻瓜!我祝福你。”叶子的笑听起来是那么地不真实。“我不要你祝福我!我要你活下来!”我大声喊道。叶子和小怜的身体都在不断地变换,合在了一起,变成一只比图腾更美丽的蝴蝶,在灯光下偏偏起舞。“你要什么祝福?”蝴蝶说话了,一下是叶子的声音,一下又是小怜的声音。我双膝一软,无力地跪倒在地。“心爱,你要什么祝福?”是叶子的声音!我抬起头,泪光中,蝴蝶一下化做叶子在后山与我追逐时的样子,一下又化做小怜在丛林里翩翩起舞。我伸出手,触向蝴蝶。手穿了过去,蝴蝶依然在翩翩起舞。我握紧手。一握成空。我惨然地笑了一笑,横起井中月,划过自己的咽喉。意识还没有消失,蝴蝶掠过我的身体,叶子的声音响起:“心爱,我祝福你,永生!”几天后,天尊的旁边多了一个沉默的武士,很多年陪着天尊一起仰头看天,似乎天空有蝴蝶飞舞。后来,偶尔会有人去问天尊关于蝴蝶的传说,但天尊再也没有开过口。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