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拍偷窥美女尿尿|厕所偷拍美女尿尿|偷窥偷拍自拍先锋
业务邮箱
0uGEmCNs@aol.com
天荒不灭
天荒不灭

文章内容

intro
大梁王朝,百山郡。一处茂密的丛林中,一前一后两道身影正急速穿梭,带动周边的树叶,发出一阵阵“唦唦”的响声。“噗!”突然,后面那名留着虬髯须的中年人一阵踉跄,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略显刺耳的声音,与周围的树叶带动的“唦唦”声有点格格不入。“李统领,怎么样?”察觉到情形不对,穿着破烂淡蓝衣袍的云天落猛然停住脚步,急促回头,看着虬髯须中年人此时的情况时,一把将手中满是血迹的长剑扔在地上,快步走到中年人面前,脸上满是焦急之色。“天落少爷,我不行了,你快走,我拖住后面的人。”被称为李统领的虬髯须中年人脸色极为苍白,衣袍已经被鲜血浸透,看不出颜色,不时还有几滴血从衣角滴落。将手中长剑插在地上,李统领单手扶着剑柄,半跪在地上,看起来非常虚弱。“李统领,距离云城已经不远了,坚持住!”云天落看了看远方,当即便准备将李统领背起,略显稚嫩的脸庞上一片坚毅之色。他是云家嫡系弟子,更是家族大长老的外孙,只要到了距离云家大本营不远的云城,这些人肯定不敢追上去。但李统领却制止了云天落,看着他疑惑的眼神,李统领嘴角带着自嘲的苦笑:“这些年我在云家的唯一心愿,便是进入苍云山巅成为苍云精英,奈何终究是天赋有限,连苍云山颠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要不是大长老当年的指点,我甚至连一个护卫统领的职位都混不到,如今,拼了这条命将你救出,也算还了大长老当年的指点之恩。”就在这时候,李统领的声音戛然而止,眼神突然一凝,急促的说道:“快走,他们已经追上来了。”没等云天落说什么,李统领一咬牙,缓缓的站起身,将地上的长剑拔起,道:“天落少爷,青浮剑派这个护法,实力已经达到了真元境第三层,比我全盛时期还强不少,以我现在的情况,最多拦住他一柱香的时间,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说到后面,李统领的声音甚至变成了低吼,而后,他一掌对着云天落的胸口打去,同时他袖袍一卷,将云天落刚才扔在地上的长剑也随他一起送了出去。这一掌被他控制的极为精准,既没有对云天落造成什么伤害,同时又将其送出了上百米之远。“快走,这些人一路追杀我们上百里,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但到了云城,就算是青浮剑派,也不敢对云家子弟出手!”“那两颗妖元精丹,关乎云家的兴衰,一定要活着回去,交到家主手中!”看了眼云天落,李统领一声大喝,整个人如魅影般消失在丛林中。看着李统领消失的方向,云天落一脸悲哀,他知道,李统领这一去,绝对是十死无生。从小到大,自己从来没见过父母,只有几乎不露面的外公这一个亲人,除了家主之外,家族其余人好像从小就厌恶自己,不待见自己,一些同辈也会时不时欺压一下自己。只有李统领会经常关心一下自己,让自己觉得,其实还是有长辈的温暖在照耀着。就在云天落回忆着以前种种画面时,一阵打斗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中。正眼看去,云天落发现远方的丛林正在剧烈的抖动,无数飞鸟被什么惊动,纷纷冲天而起,离开那是非之地。“青浮剑派,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凝望了短短数息,云天落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指甲早已插进血肉中,而后,眼中涌现无数铺天盖地的寒光,消失在丛林深处。…………密林中,云天落正急速的跑着,他身上的衣袍被周边的荆棘划得破烂,一丝丝血迹从伤口处渗出,但却好像丝毫没有感觉到。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云天落突然停了下来:“李叔肯定会想尽办法,缠住青浮剑派那名护法,而那名少年,应该会追上来。”对于那名少年,他倒是不怎么惧,对方也仅仅只是灵动境第八层的实力而已,比自己灵动境第七层巅峰,也强不了多少。微微一阵思索,他一声冷笑,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收敛全身气息躲了起来。没过多久,一名十七八岁,穿着青浮剑派服饰的少年,出现在了云天落的视线之中。“气息怎么会失踪?”扫了眼四周,少年眉头紧皱,心中焦急无比,不知道该从那个方向继续追下去。以他对师尊的了解,自然知道师尊对那妖元精丹势在必得,如果将云家那家伙追丢了,自己也不用再回去了。正当他一咬牙,选定了一个方向,准备追下去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身后一道惊人的杀机将自己锁定。大惊之下,他整个身子向一边侧开。而就在他刚刚离开原位的时候,一道剑光飙射而出,将前面的灌木绞成无数碎片。“谁?”见到那一团灌木的下场,他脸色变得阴沉无比,双眼四处扫射,企图将暗中之人找出来。然而,就在这时候,云天落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他的侧边,以一种快到极致的速度向他而来。少年这一次简直是惊得魂飞魄散,这道身影距离自己太近,而且,速度太快了,等自己发现他的时候,一只夹杂着狂暴力量的拳头已经出现在了自己身前。来不及避开,他只能匆忙一拳迎上了这一拳。砰!两拳相撞,随着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青浮剑派这名弟子,直接向后面飞退,一口鲜血不受控制的从口中喷出。云天落丝毫不给他反应的机会,一剑横空,直接向他斩去。可怜他连身体都还没稳定下来,见到这一剑,又只能被动防御。云天落的长剑,瞬间压在了他的长剑之上。顿时,他感觉,好像有一股巨山压在自己身上,本来举过头顶的长剑,直接被压到了胸前,对方的长剑,已经劈进自己左肩一寸有余。他一只膝盖跪在了地上,大口鲜血不断流出,艰难支撑着手中长剑,不让云天落的剑再进半分。然而下一瞬间,他却被云天落一脚踢出了数米之远,躺在地上,微微挣扎。云天落并没有停留,整个人飞奔而起,一剑扔出,在青浮剑派这名弟子惊恐的眼神中,刺向他的胸膛。然而,让云天落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就在长剑刚刚要刺进此人胸膛的时候,他突然感觉长剑好像碰到了什么极为坚韧的东西,居然直接碎裂开来。没有想太多,云天落一步冲出,瞬间出现在少年面前,一拳结束了他的性命后,在他的胸前一阵摸索,发现了一个拇指大小的小塔。“难道是这个小塔?”小塔通体漆黑,看起来平淡无奇,但却让云天落诧异不已。要知道,刚才那把长剑,可是灵阶下品灵宝,碰到小塔,居然像是鸡蛋碰上石头一般。现在这种情况,他也来不及多研究这小塔,匆匆看了眼之后,便塞进了怀中。他知道,虽然出其不意的将青浮剑派这名弟子斩杀,但更大的危险,还在后面,以李叔的情况,撑不了多久。一旦被那名青浮剑派的护法追上来,不管自己怎么出其不意,绝对是死路一条。看了眼远方,云天落身影几个闪烁,急速消失在了密林之中。他离开大约有一炷香的时间后,一个狼狈的身影出现在了刚才他所处的位置。这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老者,全身衣服破烂,身上一些地方,有着狰狞的伤口。这些伤口,还没有完全止住血,一道道细小的血流,还在从伤口处流出。“废物,废物!”看到躺在一边死不瞑目的弟子,不仅没有丝毫的悲哀,反而一阵狂怒。跑过去检查了一番尸体之后,他的脸色更加狰狞,自己这名弟子,已经死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了。此地距离苍云山脚下的云城,并不是很遥远,这么久的距离,那小子早该跑到云城了。“小畜生,下次见到,老夫不拔你的皮,抽你的筋,不解心头之恨!”看了眼远方,又感受了一下自己此时的状况,老者在原地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之后,不甘的离开原地。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