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拍偷窥美女尿尿|厕所偷拍美女尿尿|偷窥偷拍自拍先锋
业务邮箱
0uGEmCNs@aol.com
大话异史
大话异史

文章内容

intro
懒猫,一个‘颇为励志的传奇人物’。励志的传奇人物无非就是出身贫寒但人穷志不穷一路奋斗最后走向成功之类的云云。但懒猫却有所不同,从他的名字就可以看出。他很懒,懒得让人无法直视,这么说吧,你认为他有多懒他就是有那么懒。所以他叫懒猫。他又很聪明,否则这么懒的人连做乞丐都得饿死。--------巅州,卧虎殿。卧虎殿是懒猫‘披荆斩棘一路奋斗’功成名就之后所创立的一个组织,巅州最大的一个组织。他创下这个组织的时候曾经和他组织下的人为这个组织的名字吵了半天。当时,懒猫一度主张用他的名字作为这个组织的招牌,叫做‘懒猫的家’。不许笑!虽说这个名字有点...呃...不是有点,是特别没水平!但当时如果真用这个作为组织的名字的话,那么绝对比‘卧虎殿’的这个名号要响!(这么吊的名字想不响也难啊...)在巅州,人们可以不知道他们的城主是谁,但绝对知道懒猫这一号人物。后来,懒猫所主张的这个组织名在懒猫的属下一致否决下(呃...当时他们否决的理由是怕名号太响怕吓坏夜里哭闹的小朋友),终于让懒猫打消了这个念头。最后他依葫芦画瓢一拍脑袋,就用‘卧虎殿’这个名字了。因为离巅州不远的另一个府境——云州,那里最大的组织叫做‘藏龙阁’,一听就是根深蒂固气势磅礴啊,当时懒猫是这么想的。虽然属下们都觉着多少带点抄袭的嫌疑,但比起‘懒猫的家’这个神奇名字,总归好了很多,也就随它去了。这些都是往事了。因为,卧虎殿已经不复存在了。--------陈洛东手里提着两坛酒走进了这个破败的大殿。这个大殿自然就是‘懒猫的家’了。如今的卧虎殿已然不是当初陈洛东第一次来时到处金灿灿的一副暴发户的模样。摇摇欲坠的样子似乎比乡野里被遗忘的山神庙还要破败不堪。陈洛东走得很慢,慢得似乎每走一步都像要经过深思熟虑一样。过了好久,陈洛东迈过最后一阶阶梯,踏上了这个大殿的最上首,曾经只有懒猫和他能上去的地方。这上面摆着一张巨大的榻,从前懒猫发号施令接待来宾都是窝在这个榻上面的,真的就像一头懒猫一样。榻还是原来的那张榻。从前陈洛东不知道懒猫为什么把这张极为普通就连破落户家里都有的榻要摆在这个曾经金碧辉煌的大殿里,而且还是作为他这个‘殿主’的宝座。现在他明白了。或许,懒猫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了吧?大殿内值钱的东西早已经一扫而空了,独独留下了这张榻,这张连乞丐都不屑搬走的榻。自从卧虎殿被一举击溃之后,这个大殿里的东西总在陆续的消失,最后甚至连大殿的四根主梁上镀着的金粉都被人给刮了下来,一点都没剩。做这些事的自然不可能是击溃卧虎殿的人,他们有能力一举打败这个号称‘巅州第一大组织’,自身的底蕴自然十分雄厚,绝不会看上这个大殿里任何东西,实际上除了一些黄金器皿之外也没有别的珍贵物件了。至于遗失的那些东西,当然是被一些没办法的人‘拿’走了。虽然整个过程懒猫都在‘瞪’着他们,可是他们还是强忍着内心的战栗拿走了东西——毕竟当时懒猫的凶名太响了。陈洛东赶到时是在卧虎殿被灭掉的两天后,当时他走进这个大殿,还看见好几个破落户在这里捡拾着上一批的同行们遗漏下的财物,而凶名显赫的懒猫则像从前一样卧在他的榻上,‘瞪’着他们。后来,这几个人中再没有一个人踏出这座大殿了。当时陈洛东走向老猫时,也像刚刚那样,走得极慢。但路总是有尽头的,何况只不过是一个大殿呢?人还是那个人,榻还是那张榻。可是却少了什么东西?金光灿烂的摆饰?金碧辉煌的布局?不,这些东西就算没有了又有何妨?陈洛东当时就是愣在那张榻前想,想了好久,终于想了起来。是人声,少了卧虎殿里那些粗犷的汉子们一块喝酒大块吃肉哈哈大笑的声音;少了懒猫那货的大骂:糙!什么时候滚回去?!赖在老子这儿吃老子的喝老子的又不给钱!!呵呵,懒猫就是这么爱钱。当他想到这里的时候,眼睛红了,但仰起了头,不再低头看‘熟睡’的懒猫。因为,懒猫说过:哭?!那是娘们的权利!你要想哭你把活儿割了随便你哭!!而说这句话的背景是在他的亲弟弟在一次战役中丧生,入土为安时对着哭成一片的下属们说的。懒猫当时就在他的身前,他自然不会表现出懒猫他生平最厌恶的表情。最后,陈洛东替懒猫合上了那双已经瞪了整整两天的眼睛。--------“两年了,懒猫,老子来看你了。”陈洛东对着这张空榻轻轻地说,声音很平静,听不出什么波动。“老子带了你平常最爱喝的酒,管够!省得你回头在下面骂骂咧咧说老子老往你这儿蹭吃蹭喝。”说完,他启开了密封着的酒坛,两坛都启开了,自己抓起一坛就往嘴里猛灌。“咳咳...咳...”或许是灌得太猛?陈洛东才喝四五口就被呛到了。“话就不罗嗦了,都在酒里!”他豪迈一笑,随即抓起另一坦酒就往榻前倒。陈洛东干脆坐到了地上,整洁的青衫顿时让被石板阻着渗不入地底的酒水打湿了,也满不在乎。喝一口,倒一口,除了喝酒倒酒,陈洛东也没再有什么其他的举动。没过多久,酒就喝完了。但他还在酒水里瘫坐了好一会儿,这才缓缓地站起了身。“走了,明年见,”他走的时候不像来时那么慢,榻边离大殿的大门起码有二十余丈远,陈洛东只要一个闪身,就能到大殿门口。可是他到一半的时候停住了,因为他发现,一只手已经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修长而蜡黄的一只手......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