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拍偷窥美女尿尿|厕所偷拍美女尿尿|偷窥偷拍自拍先锋
业务邮箱
0uGEmCNs@aol.com
当时应逐南风落
当时应逐南风落

文章内容

intro
当时应逐南风落自我有记忆以来,一直生活在这座招摇山,山上长着许多金桂树,开着金桂花,我最喜欢坐在树下陪着哥哥练剑。“哥哥,长大了,我要做你的新娘子”“傻瓜,哥哥就是哥哥,是不能娶妹妹的,不过哥哥答应你,会为你找到这天下间最好的儿郎”“那他会像哥哥一样,永远保护我吗?”“会的,一定会”其实我知道,他根本不是我的亲哥哥,是我在树上发现他,被爹娘救下来的。起初那几年,他什么话都不说,没日没夜的练剑,还有就是种一棵一棵的金桂树,我总是怯怯的追在他后面哥哥、哥哥的叫不停,寸步不离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哥哥,你为什么不理我?”“哥哥,你的金桂种得真好,我的都养不活”“哥哥,你的剑术真厉害”“哥哥,你说,是不是有爹有娘有妹妹才算一家人。”“嗯,有“妹妹”才算幸福”。那时,我太一厢情愿,相信所有东西,占有欲很强,以为已知的就是一切,其实我所经历过的太少,在这个天下并不特别,会记忆犹新,仅仅是因为我不知道的更多。少女情怀总是诗,我长成大姑娘这几年,对哥哥的了解也越来越多,从他的只言片语,知道他从小就有一个心心念念想要永远保护的女孩子,知道那个女孩子最喜欢金桂树,最喜欢金桂花,知道他会在树上被我发现,是因为那个女孩爱上了一个武功盖世的侠客,那天她拒绝了哥哥,因为,哥哥是百无一用的书生,不能为她在家门前种下金桂。知道真相那天,我意识到这个女孩子令我如此反感,是因为我已经爱上我的哥哥了,从那后,我只肯叫他师兄,再不肯陪他在树下练功,还负气砍掉了山上几乎所有的金桂树。爹爹说我太真太执着,一选择付出就是全心全意,彻底愣头青,这种性格,即使明知道没有结果也很难自拔,什么事都收起来,生怕别人发现,吵架了,发完火,然后放下架子来哄人,还会为对方找借口。“宝贝,树砍了可以再种,人错过了,没有机会重来。”“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个人,给了你一包砒霜,你也把它当蜜糖。”我没有回头,也没看到爹娘眼中的不赞同和疼惜,继续一棵一棵重新种下金桂树。爹娘了解我的小心思,便开始有意无意的让师兄下山历练,师兄每次从山下回来都会为我带一些女儿家的小玩意,他不知道,那些幼稚的东西不是我喜欢的,他是在无意识的把别人的喜好强加在我身上,我之所以没舍得扔,只是觉得师兄陪在我的身边,他心里即使是替身选择的也是我。今年的中元节,师兄浑身是血的被爹爹救回招摇山,我拼了全力,才勉强救活他。可从他清醒一直到行动自如,再也不肯开口说话,再也不肯下山,一棵一棵重新种金桂树,就像我刚捡到他那一年。“师兄,你愿意娶我吗?”“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师兄抬头看着我,眼睛里的最后一丝光亮也灭了,沉默了良久,微舔了一下嘴唇,沙哑着问我,“妹妹,你真的想要嫁给我吗?”“妹妹,你真的想要嫁给我吗?”多可笑的问话,怎么会不想,你是我这些年来一直执着等待的,你可以不爱我,但有什么权利不让我来爱你。…………山下很热闹,有很多我没吃过的东西,也有很多我真正喜欢的小玩意,可是山下没有金桂树,没有金桂花,只有熙熙攘攘的人,还有他们身上令我作呕的怪味。我坐在一家看起来很热闹的小店,点了一桌子没有听过的菜名,用筷子无意识的翻着,想着师兄在山上做什么,是不是依旧坐在地上看着那些重新发芽的金桂树。“女侠,你的菜齐了,看您风尘仆仆,不像本地人,也是来参加武林盟主的上任大会吗?”“武林盟主?”“是啊,女侠,您不是特意来的吗?中元节那次的武林大会您不知道?”武林盟主、中元节、浑身是血的师兄、爹爹,“小二,你能跟我详细说说吗?”“客官,您要从哪段听?”“最精彩的地方吧”“话说武林大会选在中元节就够诡异了吧,那天却出现两位少侠,一个白衫,一个青衣,一人执剑,一人握刀,不分高下,正斗的难舍难分,却不知从哪里冒出一群彪形大汉,先是神不知鬼不觉对各位大侠下了毒,接着又使用暗器偷袭那位白衣少年,也不知哪里蹿出一个小姑娘,一把抱住那位白衣少年,诡异的事情来了,那青衣少年好似认识这个姑娘,说了句妹妹妹妹的,把他们两个都护在身前,自己中了暗算,而且还被白衣少年回身的掌风打伤了,浑身是血的就那么倒下了。”“那后来呢”“后来,后来啊,武林盟主就把坏人打跑了,把盟主令牌丢给那个白衣少年,就抓着浑身是血的青衣少年不见了,那白衣少年就是武林世家北堂家的大公子,就是马上要上任的新武林盟主”。“我说小二,你又在胡说骗人家姑娘呢,女侠,你别听他的,我跟你说啊,那个突然蹿出来的小姑娘好像是北堂大公子的小丫鬟,叫什么青衣的,据说马上要成为盟主夫人了。”“盟主夫人?”我在心里冷哼,书香门第家的小姐,抛弃门当户对的哥哥,这么多年在人家身边只是做个丫鬟,没有承诺,没有自尊,没有骄傲,靠着当日哥哥的牺牲换来今日的怜悯,就想要做盟主夫人。哥哥,你爱了这么久的女孩,是单纯喜欢金桂树,还是喜欢它只能种在武林盟主家门口,你当日在树上被我捡到,就是为了圆她一个金桂梦吗?我浑浑噩噩,在那家店住了一晚,梦到我砍掉金桂树那晚,爹爹摸着我的头说,我家宝贝做了我想做却不能做的事,长到这么大,总算干了一件让我和你娘都满意的事!爹爹,是不是你早就知道,我喜欢的其实是月桂树,却可以爱屋及乌的忍受金桂树那么多年。又梦到中元节那天,我跑去问你,师兄武功那么高怎么还能有人伤的他那么重,你却一直说逃不掉的就是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武功不济就会受伤,没什么大不了。我被这些梦惊醒,脑袋依旧浑浑噩噩的,却想着要偷偷去武林盟主家见见那个青衣姑娘,可是这么大的城市怎么找,我逼着自己冷静,凭着仅剩的理智,果然在一个大院子门前看到了北堂府三个字。我纵身跃上屋顶,一间一间的找,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该找什么,一直看到一个灯火通明的屋子,里面有很多人围在一起像是在商量大事。“种植‘金桂树’是历代武林盟主必须做的,怎么你种了三个月还是没有一棵发芽的,是不是前盟主给你的种子有问题,我看那天他是将令牌扔在你身上的,是不是他看出什么了?”“爷爷,这怎么可能,那些都是我们北堂家的死士,而且都已经不能开口了,可能现在不是种植金桂的季节,他要是真看出来了,当时怎么不揭发我,怎么会把令牌给我,至于用那种方式,我分析,是迫不及待想要救他的义子吧。”“说到他这个义子,倒真是帮了你的大忙,中毒又受了你一掌,必死无疑了,这样你就可以放心娶他的女儿”。“可是,可是爷爷,青衣为了救我,到现在还下不了床,我怎么能辜负她”“辜负什么辜负,她这样的女子,将来让你爹收个义女,找个好人家嫁了就是了。”…………我将身子紧紧贴在瓦片上,觉得刺骨的寒风要把我吹透,他们再说什么我一句也听不进去了,原来,哥哥舍命救下的,却是人家设下的美人计,他们早就知道哥哥是爹的义子,以为哥哥想要夺下盟主之位,原来,与世无争的哥哥与人决斗,只是认出了那位叫青衣的姑娘,只想名正言顺为她种一棵金桂树。“好了,我北堂家的大英雄,不用再演戏了,那个盟主的女儿已经走了,你不是也感觉到她的气息才扯出青衣的吗?”“青衣?她那样不知廉耻的女子,在我们北堂家多待一天都是耻辱”“你这个狰狞的表情,哪还有个少侠的样子,说起来,要不是那个青衣,我们也不会对招摇山的事那么了解,也不会自她下山,我们的人就盯上,一路引她来”“禀报家主”“进来,什么事”“禀报家主,我们跟丢了,”“什么?”“那位姑娘的轻功了得,我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离开饭馆,现在人也不知所踪”“一群饭桶,沿着招摇山的必经之路,仔细留意着”“爷爷,你是什么时候感觉到她的气息的?”“什么时候?就是在……”“爷爷,她会不会”“我们明天先去下聘,其他的容后再说”失魂落魄的回到招摇山,已到寅时,看到哥哥还在一棵棵桂树间,或浇水,或除虫,我走过去也蹲在那些刚发芽或是劫后余生的桂树桩间。“哥哥,你知道吗?其实我不喜欢金桂树,不喜欢你送我的每个礼物,最最不喜欢的就是看你穿青色衣衫”“是吗?”“是,我很讨厌,我都讨厌,最讨厌你”,我歇斯底里的大叫,成功吵醒了爹娘。“怎么,你们在吵架,这样不行啊,不能每次都是我们丫头先哄你,男子汉大丈夫,快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什么?谁对不起谁?为什么对不起,哪里对不起?”“对不起”“你还能说点别的吗?”“对不起”“怎么会吵的这么凶,都这么大的女孩子了,横眉冷对的像什么样子,不要鬼吼鬼叫了”“孩子他爹,你别跟着生气啊,他们小夫妻俩越吵越好,是不是着急要办喜事了。”“我不嫁哥哥,也不留在招摇山,我要离开这里”。“怎么又叫上哥哥了,不是应该叫师兄吗?”娘亲疑惑的问我。“娘亲,山下的哥哥都不会娶自己的妹妹”,我转头对着靠在树上的他,“哥哥,我已经长大了,我会为自己找一个全天下最优秀最厉害的夫婿,所以我不嫁你,我要离开这里”。东方已经泛白,沉默地等待他的一个挽留,或是关于未来行踪的询问,但他只是木然着表情,低头看着一小株泛绿的金桂树发楞。若是我没有出现的这么晚,能让我在他心动之前,在我伤心之前,他这样的人,一旦爱上,就是一辈子,或许,我们之间就是缺少了这么一个刚好。极度失望中,我不得不开口,“我得走了”。总是明白得太晚,因此,在别无退路之下,虽然万般舍不得,也仍要割舍。“你要去哪儿?”“我要去嫁人,我要嫁给武林盟主,他是这天下间最厉害最优秀的人”“不可以”,他突然激动起来,抓着我的手腕越来越用力,声音近似乞求的问我,“你下山,是不是知道了,青衣她,他们……”“不,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这天下最优秀的女孩儿,自然嫁给这世间最好的儿郎,而且,他今天就会来下聘,我会做一个最合格最门当户对的盟主夫人”,我开始运气,轻易就挣脱了他。“你,你的内功”“是啊,我不是不练功,只是那些武功招式我看一遍就够了,你以为中元节那天,从鬼门关救你回来的是谁?滚开”“……,师妹,不要,求你别嫁他,我娶你好不好”“师妹?有这个人吗?我们相识十一年,我一直是你的亲妹妹,不是吗?哥哥”“师妹,你是认真的?”他再次抓上我的手腕,比之前更加有力,似是用了十二万分的力气。“当然认真,婚姻大事,岂是儿戏。”他松开双手,转头走回桂树间,“你要幸福,妹妹”声音若有似无,可我还是听到了,他到最后还是叫我妹妹,多么讽刺,十一年,我等着她叫我师妹等了十一年,我知道为了青衣的幸福,他会娶我,会阻止我嫁给青衣的心上人,然后我们会在彼此的折磨中发疯。刚才,是不是上天给了我一次唯一的机会,错过了,他的生命里,主角就换成了别人。哥哥,我在你身边徘徊十一年,你却拒绝我前进一步;哥哥,我会为你娶来北堂家的“大小姐”,在招摇山上一起种金桂树;哥哥,我爱你至深,但,今生你负我已定。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