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拍偷窥美女尿尿|厕所偷拍美女尿尿|偷窥偷拍自拍先锋
业务邮箱
0uGEmCNs@aol.com
天下武敌
天下武敌

文章内容

intro
许云出生在一个四面高墙,十分浩大的府邸内。那府邸的牌匾上面写有——徐王府三个大字。府中所有的仆人都是哑巴。那些哑巴也都是一副哭丧脸。唯独有一个漂亮的女人,那个人就是自己的母亲。许云在那个王府里面,呆了十几年了。在这十几年中,他只看到过母亲一人的笑容。于此相对的,那王府中有一个脾气暴躁古怪的男人。那个男人在许云心中,简直就是恶魔的化身,同时那也是他心中强者的形象。许云的母亲告诉他,那个霸道暴躁的男人,就是他的父亲。但是许云却从来不这么认为过。他也从来没有那么称呼过。那个霸道的男人,在许云心中就是一个恶魔,一个强大无比,让自己难以正视的恶魔。许云在自己母亲那里得知,那个男人曾经确实是一名横扫天下的武道强者。许云每一个月都会抽时间,偷偷去王府外看望他的母亲。许云这次又早早的来到了,王府外的那个小树林中。这个小树林,是他和母亲约定好的见面地点。此时天气已经入深秋,那高树上面的叶子,也正在一片片的掉落。树木枝头的叶子,也已经稀稀疏疏,显得十分凄凉、他已经在这树林中等了半个时辰,可是他的母亲始终没有出现。许云感到了一丝不安。因为在往常,他母亲总会提前来此地等待自己的。“沙沙沙”一阵缓慢而坚定的脚步声传来。许云听到这个脚步声,一阵冷汗在自己的后脊梁中冒了出来。这种坚定的脚步声中,含满了自信,强大、镇定。单单在这种脚步声中,许云就可以断定,身后这个人绝对不会是自己母亲。许云缓缓的转过了头,当他看到身后那人的面貌的时候,他感觉自己仿佛被推进了烈火之中,全身火辣无比,又像是猛然掉进了冰窟窿中,全身的汗毛都收尽了,惹得全身颤栗不止。身后的那个人,略有四十余岁,身材十分魁梧,身上穿一件满是刀痕的金鳞甲,头发散乱在肩头之上,粗狂的面露之中,满是不怒而威的神情,眉眼之间也隐含着,凶狠之色。此人正是许云最畏惧的一个男人。母亲曾经告诉过自己,他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可是许云从来不会相信,这个凶狠残暴的男人,会是自己的父亲。自己身上的一半伤都是这个男人所赐啊。许云手心中已经全部是汗水,脸色也变得格外苍白。许云曾今想过,如果再见到这个男人自己会说什么,他曾经想过很多完美的言辞。可是现在却一句话也难以说出。“我以为你死了。想不到你却还活着!”许浩然面容粗狂,眉如剑,眼似刀,一举一动之中,就满含这一股霸气,让许云有一种窒息的感觉。许云假装出了镇定神情,但是他那两片嘴唇,还是苍白无比、略有颤抖:“你还没死。我怎么会死?我许云今天不死,明天还不会死。而你今天不死,明天我就不敢保证了。”“放肆!”许浩然大喝一声,猛然一拳打出,一阵拳风在他身上迸出,重重的打在了许云的腹部,许云被打出了一丈余远,摔在了满是落叶的地面之上。许云虽然感觉自己的腹部无比疼痛,可是他知道,这个男人并没有使出全力,如果这个男人使出全力,自己就死定了。许浩然脸上的那种愤怒愈加明显,声音十分低沉道:“世人皆称为我魔头,是因为我无恶不作!我曾经亲手掐死了三个,刚出生的婴儿。那些婴儿每个都是我的亲生骨头……你以为我舍不得杀你这个孽子?”“那你当初为什么不掐死我?做你的儿子,比死更丢人!”许云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水。许云已经在外面生活了五年了。他也不再是当初胆小如鼠的孩童了。这五年当中,他每日每夜都痛恨这个男人。此时他终于把心中的愤怒发泄了出来。许浩然听到这番话,那凶狠的神情之中,瞬间闪过一丝犹豫神情:“你这个孽种,是田盈偷偷生下来的。今天看来,我当初没忍心杀你,是我的错。今天我就来弥补这个错。”许浩然说完,一阵狂风大作,地面上的树叶也漫天纷飞。突然一片落叶飘下,正好划过了许云的脸庞,许云感到一阵疼痛,随后一摸脸庞发现自己的脸庞,已经满是鲜血。许云猛然一抬头突然发现,那漫天的树叶瞬间变成了无数利刃,正想自己袭来。他似乎已经知道,这个男人真的要杀自己。一股恐惧感也猛然出现在了心头。许云的双腿已经软了,他也不打算逃命了。因为渺小的自己,根本不可能逃出这个强大恶魔的掌心。正在此时,一道蓝光突然出现在了半空之中,那蓝光飞快的穿梭在这半空当中。瞬间那片片如利刃的落叶,被这道飞快的蓝光斩成了碎末。随后那蓝光又落在了许云面前,变换成了一个枯瘦如柴,面容却笑嘻嘻的老头,手中还拿着一柄软如绵绸的软剑。许云看到这个老头,顿时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因为这个老头子,就是和自己合作了五年的那个段老头!刚才指定是这个老头子救了自己。在许云心目中,这个老头子是一个自私、贪财、狡诈、油滑的老头子。就算打死许云,许云也不敢相信,和自己合作了五年的奸诈老头,居然是一个可以和许浩然交手的武道高人。段老头轻轻弹了弹手中的软剑,对许浩然笑道:“许老弟,怎么了下如此恨得毒手。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的亲生儿子啊?”许浩然看到段老头的出现,神情也微微一动:“我在你们这些人眼中,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大恶人,今天我杀一个儿子,有什么大惊小怪?再者说,这个孽子也不配做我许浩然的儿子。”“你这个儿子,我已经观察了他五年了。他身上的刁滑、无赖简直可以和老夫相媲美。你小子又如此慧根的儿子,是你小子修的福分啊!”这个段老头又不禁弹了弹手中的软剑,“你这个儿子,今后必定有一番作为。你今天想杀他,可要过我这一关。”许浩然眉头一皱,随后对着这个段老头一抱拳道:“我并非想杀这个孽子。我只是不想在看到他。我也不想让人知道,我有如此孽子。可是这孽子每月都会到此。我不杀他。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底线。今天我给你一个面子。如果他再敢靠近我王府半步。我绝对让他血溅当场”“你放心,今后他不会再来了。”段老头生怕这个许浩然会改变主意,所以连忙带着许云离开了这个树林。段老头和许云离开之中。身材魁梧的许浩然,那杀气腾腾的霸道之气,才慢慢的变得暗淡无色,脸上也带满了疲倦之色,喃喃自语:“儿子,彻底离开我的恶名之下。在为父的名下,你永远是名门正派的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